骚货小姨子

本篇最后由 hm566 于 2021-2-19 19:21 编辑

自从和小姨子发生关係以来,有挺长的一段日子过去了。在这期间,有机会的时候我就会和小姨子重温旧情,前几日小姨子带着她的女儿回家乡来,就又住在了我的家里,小家伙已经3岁了,相当可爱。

  就是有一次差点被她害死了,因为老婆不在的时候小姨子偶尔会喊我老公,小家伙正是爱好模仿的时候,那次老婆,丈母娘都在的情况下,她竟然脱口而出喊我「老公」,当时我和小姨子都呆了。老婆和丈母娘倒是哈哈大笑,说谁教她的呀,小姨子圆谎说她教着玩的。当时出了一阵冷汗,果然心中有鬼是会心虚的啊。

  有天我在家休息,老婆又逢夜班,于是家里只剩我和小姨子母女了。我一看机会来了,老婆一走,我就跑去找小姨子,一边揽住她的腰一边摸着她的奶子说:

  「妹子,今天晚上我们搞点活动吧,难得你姐姐不在就我们俩。」小姨子这次来还没和我做过,她看了看她女儿对我说:「不行,我女儿在呢,而且我那个快来了。」我正饑渴的时候,怎幺都不会轻易放弃啊,于是继续说:「那个快来了,又还没来。你女儿可以等她睡着了再说啊。」于是小姨子有点犹豫有点心动了,可没想到她给我抛出一句话来:「要想那个也可以,我给你出个题,10分锺里你能答上来,我就答应你。」我一听,晕!怎幺一下子变有偿服务了,在我讨价还价无效下,我只好答应条约。

  于是小姨子出题了:「一辈子都是处女,打一人名。姐夫,计时开始了哟。」晕,这个好像哪里看见过,我一时想不起来。3分锺过去了我还是没头绪,小姨子笑眯眯对我说:「姐夫怎幺样呀,你还有7分锺了。」我心念一转,终于计上心来。于是我称好好想想,进了自己的房间,快速拿出手机,用UC上了百度知道。俗话说在家靠父母,出门靠百度。这话死有道理,现在这个社会找讯息那是一定要快。2分锺后我就找到答案了,我一想这猜灯谜也就这样了。

  于是我出门说:「妹子我知道啦!」小姨子含笑期待地看着我说:「姐夫你说答案啊。」我回答:「毕加索。妹子你越来越色了…」这下小姨子没话说了,只好答应晚上等她女儿睡着了就依了我,哇哈哈。

  杯具的是,外甥女这时候相当不合作了,到了晚上十点,竟然还是精力充沛,没有一点想睡的样子。我这个心急啊,幸亏小姨子觉得小孩子不早睡对智力发育不好,把她抓进了被窝强制她睡觉。我看时机快到了,于是赶快跑去洗澡做个人卫生。

  匆匆洗完,发现小姨子差不多已经把她女儿哄熟了,还在一下一下拍着安抚她。我顺势窜上床从身后抱住了小姨子,开始享受起怀中这副成熟的女体起来。

  伸进小姨子的衣服里从她的腰一直向上摸索,我发现她已经把胸罩去掉了,于是我慢慢攀上了她的乳峰开始享受起那柔软又不失弹性的乳肉。于是她在安抚女儿,我开始爱抚起她来。我一手慢慢揉搓她的乳尖,另一只手从身下摸索她的腰胯之间,并且从后面轻咬起她的耳垂来。

  小姨子开始有点反应了,我明显感觉她的乳头慢慢胀大起来,于是我捧住整个乳房开始大力揉搓,在激情开始的时候,用力蹂躏她的乳房是我比较喜欢做的事情,我把她的上衣往上一拉,一对美胸就此暴露在空气之中。小姨子的呼吸也慢慢开始急促起来了。她放开了女儿一只手抱着我的头,开始回吻我。我也顺势吻上了她诱人的红唇,把舌尖探入她口中品尝甜蜜的津液。

  一个长吻之后,小姨子轻声对我说:「姐夫,去你房间吧,我女儿在不方便。」我想了下,嘿嘿一笑说:「不行,就在这里做。给我外甥女看看她妈妈是怎幺被我搞的。」小姨子白了我一眼,却意外没有反对。只是转过身来继续和我口舌交缠。

  于是我翻身而上,开始占据地形开始总攻。小姨子的背挺敏感的,摸的好的话她动情很快,我抱着她的身子开始在她光滑如绸的皮肤上来回挑逗。小姨子也开始反击我,脱掉了我的内衣,含住我的乳头并轻咬起来。爽是爽,可是我有点怕痒,于是我忍耐着继续进攻,把手伸进了小姨子的小内裤里。

  只有一点点湿。小姨子果然是久经沙场,没那幺容易就被摸出感觉来,我在此怀疑说那些个书中描绘的熟女,一摸就湿的真实度起来。做得多了应该说免疫力强了才对,三下两下就高潮的,那除非真是特殊体质吧。

  小姨子这时候也把手伸进我的内裤里,握住我的肉棒开始套弄起来。我一下子感到一阵舒爽,小姨子的小手剥开我的包皮,开始玩弄我的肉菇。既然小姨子开始对我下毒手,于是我也没什幺好客气的。我快速褪去她的保暖裤和小内裤,开始直攻重点部位。我翻开她的蜜唇,轻轻用指甲在大小阴唇之间摩擦。小姨子的体质比较怪,一般女人感觉特敏感的小豆豆,她感觉不是太大,所以还是要慢工出细活。

  过了一会小姨子的下体开始慢慢潮湿起来了,这时我凑到小姨子耳边说:

  「妹子,帮姐夫舔舔吧。」小姨子秀红了脸,但是还是微微点了头。我坐起身子,小姨子开始趴在我身前含住了我的肉棒。她的口活虽然说大概不是专业的,但是在业余里已经算是相当不错了,在她细心的舔舐下,我的肉棒变得越来越粗壮刚硬。看着小姨子一边揉搓我阴囊,一边吞吐,有这样的美女细心伺候,岂是一个爽字了得。

  此时小姨子吐出我的肉棒,继续用手来回套弄,一边看着我说:「姐夫,帮我也弄弄吧。」于是我再次把她压在身下,分开她的大腿,揉搓了几下她的外阴,开始把中指伸进她的体内。

  「哦…」小姨子发出一阵呻吟。

  其实我知道,她挺喜欢被手指玩弄肉道的。而且她最大的敏感点就在她的G点,只要刺激这里,很快她就会进入状态。

  我先用中指在肉道里缓缓进出,时不时地摩擦几下G点,小姨子开始扭动身子,她想要更多的刺激了。当阴道壁慢慢柔软下来的时候,我又把无名指加入了战场开始了总攻。看了很多潮吹的教材,可惜我在实际中运用却从来没有成功过,这时我也毫不留情地由慢到快对小姨子那片粗糙地带进行摩擦按弄,小姨子一下子就亢奋起来,每个女人总有死穴的呀呵呵。阴道的温度和淫水的密度以十分迅捷的速度提高,没过多久小姨子就抓住我的手臂叫停。她双颊绯红地对我说:

  「姐夫我要,给我。」她终于进入状态了。

  我看了眼身边熟睡的外甥女,开始握住已经胀到发烫的肉棒,对準小姨子的穴口。使劲一插到底。小姨子口中「呜」了一声,反手抱住了我的腰。这时候我想了想,还是问:「要带套吗?」其实心里是极不愿意的,但是为了安全还是不得不问,毕竟我们的关係只要被戳穿那决定不是小事了。再说还有先例,我和老婆做的时候有一次也是外射的,可是还是怀孕了,所以不带套可不安全啊兄弟们。

  小姨子却说:「不用了。」在我疑问的眼神下,她说:「我老公性慾高,买套子的钱都花死了,前段时间我去上了环了。」我一听心中一喜,在小姨子体内的肉棒也随之又胀大了几分。在我的心里,觉得只有无套内射的做爱那才叫真正的做爱,本人是内射至上的。这个情况代表着以后和小姨子做爱都可以直接射到她体内了,爽!二妹夫,我喜欢你!

  但是出于关心我不得不问一句:「你们不要孩子了幺,你们还是可以生一个的啊。」小姨子慎怪地看着我说:「笨死,要孩子的时候可以拿掉啊。我又不是节育了。」也是,一下子太开心了,我傻了。

  我开始在小姨子温暖湿滑的肉道里出入起来。小姨子的阴道,还是一如既往的舒服啊。我一边在她身上耕耘,一边用手玩弄她的乳房,顺便在她耳边说起挑逗的话语。

  「妹子,姐夫来吸你的血了噢。」说完我开始咬住她颈部的大动脉来,小姨子的呻吟声开始变大,我一轻一重地啃咬着小姨子雪白性感的脖颈,有几下甚至用力到在上面留下了淡淡的牙印。小姨子激动地双腿盘起,缠住了我的腰。我顺势把肉棒的攻击方向偏到斜下。但是说真的狠狠咬我是不敢的,一是这里比较是比较危险的区域,激情不能拿生命开玩笑吧,二是万一留下明显的齿印,被老婆看见了可就糟了。

  在不知不觉中,我们晃动的频率越来越大。我突然发现,我那外甥女竟然不知道在什幺时候,已经醒来了。正拿一双天真的大眼睛,看着我和她的妈妈肉体交缠。这下子我下意识地把速度放慢下来。并且对小姨子说:「你女儿醒啦。」小外甥女这时也看着我,喊道:「大姨夫(事实是本地话叫的)。」我只好看看她,再看看小姨子,用眼神问她怎幺办。

  没想到快感来了的女人比男人还要疯狂,小姨子竟然用嘴封住我的嘴继续扭动起身躯来。

  我一想爽啊,在你女儿面前日你,真有点日本片的感觉了。于是我更加大力度开垦。但是因为女儿在身边看着的缘故,小姨子忍住基本上不再发出呻吟声,可惜了。为啥不叫给你女儿听听呢,性教育要从小开始嘛。我无耻了…也许是这种环境特别刺激的缘故,我也很快来了感觉,于是我开始全速在小姨子身体里沖撞,肉体相撞的「啪啪」声也随之而来,小姨子终于忍不住发出轻微的叫床声。看着外甥女纯洁的大眼,小姨子临近高潮那些许扭曲的脸庞,我终于把肉棒送到了阴道的最深出,射出浓稠的精液沾汙了小姨子淫蕩的子宫。

  可能是我们最后太过用力,这时候外甥女开始咧开嘴,哇的一声哭起来。我们俩一下子有点慌乱,顾不得高潮后有点脱力的感觉,我赶紧把外甥女抱过来交给了她的母亲,于是小姨子开始安抚起来。

  这时候我一想,外甥女还是相当够意思的,如果在高潮前一刻她给我哭的话,我想接着我也要哭了…过了没多久,外甥女终于又睡着了。而我也不好意思再要求梅开二度,于是就对小姨子示意我还是回去睡了,各亲了一下她们母女,我关上灯走出了房间。

  还有一次,那天我刚到家门口,就发现家门竟然是虚掩的没有关上。我心中一慌,难道家里进贼了?我急急忙进门看个究竟。

  没想到刚进门就听到我的卧室传出一阵奇怪的声音,我仔细一听,竟然是男女的欢爱声,我一下子呆在那里,难道老婆背着我偷了男人?我的怒火猛地窜了上来,手忍不住发抖起来,心里想着该怎幺沖进去先暴打奸夫一顿。

  在这时候我又发现不对劲,仔细分辨下我发现这并不是我老婆的声音,再仔细一听,这是我的小姨子!晕死,这个骚妇,霸占我和老婆的房间用来勾引汉子…放下心下来以后,我的心开始蠢蠢欲动。我虽然和小姨子有一腿,但是对她被别的男人日,我是可以接受的,而且也觉得很刺激。笼统地说,就是有性慾,没什幺占有欲。我脱掉了鞋子,开始悄悄地走进去,一边想什幺办法能看到里面的情景。我突然想到,从院子的窗口望进去可能能看到。因为我家是一楼,还有个不小的院子,卧室的窗子正是对着院子的,如果窗帘没有完全拉好的话,是可以看到里面的。我偷偷摸摸在自己家里小心迈进,一边听着小姨子和男人的淫声浪语不断传进耳朵里。

  我终于到了院子里,却发现他们把窗帘给掩死了。日!难道就让我听得到看不到幺,那不是让人憋死幺。幸亏在我的仔细观察下,窗子的保险并没有锁上。

  我心中大呼lucky,于是悄悄地移开了一点点窗户,没有发出任何声响。然后我继续小心翼翼地拨开了一点窗帘。房间里的情景就落入了我的眼中。小姨子和一个大腹便便的男人正在肢体纠缠着。

  那个男人站在床边,从小姨子的身后对她猛烈地撞击着。只见那男人托着小姨子的一条大腿,使小姨子的双腿大幅度地张开,小姨子的左腿站在床前支撑着身体的平衡,右腿弯曲前倾,右脚踩在床沿,有种弯弓步的感觉。双臂被男人拉着,两个硕大的奶子在前面不停晃动。腰上竟然还挂着一条迷你褶皱裙。日,这裙子还是我陪她买的呢,二百多块,她也曾经穿着来引诱我。现在看着她穿着性感的小裙子,露着半个屁股,被别人从身后猛乾骚穴的样子,让我胸中慢慢火热起来。挺奇怪的,如果这时里面是我老婆的话,我早就沖进去和那个男人拼命了,现在换成小姨子,我却一点醋意也没有,还暗暗希望那个男的搞得她越厉害我看得越过瘾。

  房间里面不停传出「啪啪」的肉体撞击声,我发现小姨子的大阴唇已经是又红又肿甚至有点发黑了,日她娘的,肯定不只乾了一次。男人的龟头很大,显得整个鸡巴也大了一圈,他猛得捅进小姨子的阴道的时候,小姨子的肉唇也被带着往里面缩,包裹着男人的阴茎根部。快速拔出来的时候连带着小阴唇也跟着外翻,也许是小姨子离婚后性生活的糜烂,现在小姨子的外阴完全不複我第一次看到时那样还带点粉色了,阴唇的外围隐隐有些发黑而且略显宽松,有点皱巴巴的感觉了。

  此时那个男人抽送的速度明显加快起来,在一阵猛烈打桩后,他用肉棒死死抵住了小姨子的肥臀,把浓浓的精液全部灌进了小姨子的子宫里。然后两个倒在床上重重的喘息着。那个男人仰面躺着,对小姨子说:「zxy,你总得帮我处理一下卫生吧?」什幺意思?处理啥卫生?

  没想到小姨子这时候竟然从床上起来,跪倒了那个男人两条毛茸茸的大腿中间,开始用嘴巴帮那个男人清理肉棒上的体液。

  你也太贱了…看到这里,我忍不住把已经胀到火烫的肉棒从裤子里释放出来开始套弄。

  小姨子努力地舔舐着男人骯髒的淫具,纤细的小手还按摩着男人乌黑的睪丸。

  那个男人悠哉地躺在床上,双手绕在脑后,看着小姨子为他服务。

  没想到很快肉棒竟然又开始发硬了,那个男人慢慢地耸动屁股使得肉棒能更深一点进入小姨子的嘴里。可能觉得还不够爽,他又站起来,抓着小姨子的头髮开始把小姨子的嘴巴当做肉穴一样猛日。

  美丽地小姨子就这样跪在一个貌丑肚肥的男人脚下被其当做性奴隶一样地淩辱。我套弄肉棒的手忍不住加快起速度来。我这时后悔手边没有个照相机能把这样邪恶的一幕拍下来珍藏,G12就在卧室里拿不出来。实在太可惜啦,只好用手机调到摄影模式,放在窗子边上,也不知道拍得出那个效果不,毕竟房间里面有点暗。

  这时出了一个意外。我听见家里的大门「砰」的一声,小姨子和那个男人吓得跳了起来。有人进来了!

  一瞬间我想了一下,就做了决定,还是帮帮小姨子吧,毕竟我也和小姨子有一腿。

  我从院子快速进门,向大门口赶过去。原来是岳父大人来了,这时还在脱鞋子。还好赶上了。我迎上去喊了声:「爸爸。」岳父看见我说:「lx,今天你休息啊?」「是啊,刚回来一会。」「xy呢?她不是应该在你这吧?」岳父问起小姨子了。我只好撒谎说:

  「她昨晚玩到太晚,现在还在睡觉呢。」岳父显然没有怀疑,如果他去张望一下,说不定就露馅了。毕竟小姨子想收拾战场哪有这幺快的,还有那幺大一个男人。

  岳父拿了点放在我家的工具,坐了一会,就走了。我把岳父送出门,回头还没过一会,卧室房门开了,那个男的衣衫不整地出来,对我憨憨一笑,快速地溜出去了。

  我关好门,想了想,锁了一道。然后闪进了卧室,把门带上。

  小姨子这时躲进了被窝里,红着脸带笑看着我。

  我无奈地说:「还笑,被你爸抓到看你什幺下场。」小姨子撒娇地对我说:「姐夫,今天全靠你了,谢谢你啊。」我忍不住教训她起来:「你胆子也够大啊,就算勾男人也要去外面开房间啊,还敢在家里搞,你以为我这没人来啊?虽然你现在离婚了单身,可你搞的这些事被谁知道你不都完蛋。」小姨子嘟起嘴说:「姐夫,你别忘记你也有份的哦。而且你还是我咧。」我沈默,我无语…小姨子从床上爬起来,她还光着上身,就穿那幺一条迷你裙,她靠到我身上用双臂环住我的头说:「姐夫你今天啥时候回来的啊?」我没好气地说:「早回来了,你被日死日活的我都看见了。」小姨子用大大的眼睛看看我,上身靠得我更紧了。然后伸出一只手,偷袭着伸进我的两腿间。刚刚打飞机没打出来,大门竟然也忘记关了,小姨子长驱直入直到一把抓住了我的命根子。刚刚的刺激犹在,现在又被小姨子一抓,我发出一声低低的呻吟。

  小姨子轻轻地套弄起来,说:「姐夫,前面还有点湿湿的,你刚才打飞机了吧?」「没打出来,你爸来的时候正快出来呢,你怎幺赔我?」「你想要我怎幺赔,都随你啊。」小姨子又开始勾引我。

  今天看到小姨子被陌生男人都这幺搞,我也开始粗暴起来。我猛地把小姨子扑倒在床上,并分开了她的双腿。刚激情完不久,小姨子的下体还保持着一定的湿润。两瓣阴唇有点耷拉着分开在两边,近距离观察下,长时间过度充血的阴唇确实已经开始由红转黑了,而且褶皱很明显有点像老人的皱纹。

  「你这骚逼,逼什幺时候都这幺黑了!」我说着粗话,一边狠狠打了下小姨子丰满的屁股。

  「啊!姐夫,轻点…」小姨子一脸媚红,嘴上讨饶。

  平时我还算比较温柔,但是今天心里有一团火在烧,我更大幅度地张大小姨子的双腿,用中指猛地捅进了她的骚穴,并来回抽插。

  小姨子很配合地擡高屁股,把最私密的部位全部展露在我眼前。

  「里面还有点粘乎乎的,是那个男人的精液吧?」我问。

  「嗯,刚才他在里面射了三次。」小姨子老实地回答。

  靠!听到这我就没兴趣把肉棒塞进去了,我觉得有点恶心,好像是用人家刚用剩下的东西。于是我把手指收了回来。、小姨子问:「姐夫,你不要了?」我回答:「今天算了,你还是去洗洗吧,下次再还我人情吧。」这一刻我在小姨子眼中看到了一丝受伤,看得我有些犹豫,但是想想还是算了,我实在不想捅进一个滑溜溜的所在,等精液在里面化成水还等过会呢,再说心理上的才是问题的关键所在。

  为了安慰小姨子受伤的心,我轻轻把她拥入怀里,亲她的脸颊和嘴唇。

  小姨子用那双勾人的眼睛看看我,说:「姐夫,要不我用嘴帮你做吧?」我想了想,答应了。于是小姨子把我的裤子脱到了膝盖下面,把我的肉棒含在了嘴里。这时候我想起刚才的情景,兴奋起来,对小姨子说:「你可以像刚才帮那个男人吹那样给我搞幺?」小姨子犹豫了下,点了点头。

  她跪在了我的身前,开始给我口交。我一下子亢奋起来,双手抓住小姨子的头,也开始把她的小嘴当成肉洞猛力插起来。

  小姨子温暖的口腔,滑溜溜的舌头一点点地刺激着我的感官,我忍不住开始加速起来,幅度也越来越大,我相信已经快捅到小姨子的喉咙了。小姨子面色通红,相信是很痛苦的,但是我顾不了这幺多了,速度猛地继续加快,就算小姨子被我呛到了咳嗽我都没有放慢速度。在一阵狂风暴雨般的蹂躏下,我死死抱住小姨子的后脑勺,狠狠地把鸡巴捅到她的喉咙口开始喷射。

  小姨子开始挣扎着,相信她已经难以呼吸,看来被呛得不轻。于是我放开了她,但是我把肉棒抽出来之前对她说:「喝下去,不準吐出来!」小姨子虽然痛苦,还是把精液咽了下去。之后猛烈地咳嗽起来,这是小姨子第一次吃我的精子。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图片小说月排行榜
图片小说推荐排行榜

相关网站

叶子影院 神马影院 无敌影院 月光影院 青柠影院 光棍影院 青苹果影院 咪咕影院 午夜影院 大地影院 奇优影院 猪泡泡影院 四虎影院 菠萝菠萝蜜影院 天龙影院 千梦影院 艾玛影院 久久影院 秋霞影院 成人影院 飘花影院 新视觉影院 战地影院 二七一十四影院 酷客影院 策驰影院 飘零影院 骑士影院 色色影院